新笔趣阁 - 修真小说 - 偷香高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章 离家出走的少女

第一百三十章 离家出走的少女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百三十章离家出走的少女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笑了笑,答道:“郡主艳名四播,京城人人都知道平西王爷有一个天仙儿般的女儿,我知道你的名字也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么?”阿珂表情羞涩地问道,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居然传到京城去了,少女心思,虽然有些不好意思,但难免有点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,郡主难道不知道么?”宋青书故意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宋青书一直称赞她的美貌,哪怕阿珂神经再大条,也有些不好意思,“既然你知道我,现在带我去见见嫂嫂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恐怕有些于理不合,”宋青书表情为难,万一现在韦小宝和建宁正在胡天胡帝,自己带着吴三桂的女儿过去,不是找抽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什么不合的,我一个女儿家看看自己的嫂嫂,又不会坏了她的名节。”阿珂声音清脆娇媚,轻柔欲融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心想建宁哪还有什么名节,都被韦小宝坏得差不多了,不过的确不愿带她过去,只好说道:“郡主何必心急,明日平西王就会迎公主入关,到时候郡主自然能见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珂心中焦急,一张口就说到:“可是我等不到明天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宋青书面露狐疑,突然想到天下美人儿如此之多,对方虽然的确国色天香,却也未必就是阿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神色,阿珂明白宋青书已经产生了怀疑,内心挣扎良久,时不时抬起头来看看他,数次红唇轻启,又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见她一副欲语还休的忸怩模样,只觉得分外赏心悦目,心中赞叹她不仅遗传了母亲陈圆圆的美貌,还遗传了举手投足便让男人心神摇曳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苦衷的。”阿珂楚楚可怜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苦衷?”这个世界的阿珂比原著中幸福太多,生来就是天之骄女,现在正是最无忧无虑的年纪,能有啥苦衷?宋青书不以为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苦衷要是能说出来还能叫苦衷么!”阿珂小嘴一撅,表情顿时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其他男人碰到阿珂,眼前有这样一个明眸雪肤的少女轻嗔薄怒,恐怕早就不忍心继续追问下去了。宋青书却是不然,毕竟也是见惯了各色美女,有了不小抵抗力,加上心中的确很好奇对方的苦衷,顿时计上心来,说道:“郡主请苦衷告诉我,若是的确事出有因,在下说不定可以想办法让你提前见见公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珂见宋青书很快由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,眼神变得澄清明亮,并不像一般男人那样见到她便失魂落魄,下意识相信了几分第一百三十章离家出走的少女

        ,开口问道:“刚才忘了问将军姓名,不知道将军怎么称呼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宋青书。”简单得有些装逼地介绍了一下自己,宋青书心想怎么说自己现在在满清朝廷里也算一个红人,泰山一役以及月圆之夜救驾过后,不少人都尊称自己为满清第一高手,宋青书表面上虽然谦虚表示愧不敢当,但心中也难免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闺中少女莫不希望自己的如意郎君文能安邦,武能定国,最好还能英俊潇洒,宋青书觉得自己马马虎虎也能满足这个条件,阿珂说不定接下来会露出崇拜的目光拉着自己问长问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宋将军,”阿珂神情并没有什么波动,自顾说道,“我将苦衷告诉你,你得答应替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神色,宋青书顿时有些受伤,他又哪知道阿珂身在山海关,一向又不关心朝廷中事,对武功也不太上心,从来就没听说过宋青书的大名,没露出什么特别神色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郡主但说无妨,我绝不会将郡主所言泄露给第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~”阿珂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语气中的惆怅听得宋青书都不由得一怔,心想不应该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情绪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爹准备把我许配给宝亲王世子,我连那个福康安是胖是瘦,是高是矮都不清楚,怎么甘心就这么嫁给他,所以本郡主就决定离家出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离家出走?”宋青书没想到是这个原因,心中古怪不已,怎么哪个年代都有叛逆少女,而且阿珂武功这么差劲,长得又如此祸水,流落江湖恐怕很快就会被歹人弄成失足少女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从小待我很好,我只想临走前看看嫂嫂模样,若是,若是……”阿珂突然顿住了,后面的话一时间有些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一个长得歪冬瓜裂枣的公主,你就提前通知吴应熊做好心理准备么?”宋青书好笑地问道,倒是没想到这一世他们两同父异母的兄妹感情居然这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会让哥哥想办法拒了这门婚事,我哥哥文武双全,一表人才,又是堂堂的王爷世子,什么样如花美眷讨不到,非要娶个什么劳什子公主么。”阿珂显然极为在意自己哥哥的终身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她语气中对皇室毫无尊重之意,宋青书知道她恐怕是在平西王身边耳濡目染,粗枝大叶之下将吴三桂父子平日里的态度给反应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宋青书不答话,阿珂顿时急了:“苦衷我也跟你说了,你倒是带我去见见公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是担心公主相貌问题,那我可以直接告诉你,公主皮肤白腻,第一百三十章离家出走的少女

        面容秀美,是一个难得的美人儿,你大可不必替你哥哥操心。”宋青书笑着说道,心中却补充了一句:“可惜是个变态小荡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信!”阿珂摇了摇头,“眼见为实,你到底带不带我去见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于礼不合,若是我带你去了,他日难免会被人给参上一本,皇上怪罪下来,我可就难了。”见阿珂露出一种被欺骗了的愤怒,宋青书连忙继续说道,“这样吧,我带你去悄悄看上一眼,公主只要没有现你,想必也不会怪罪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呀!”阿珂这才转怒为喜,她天生有着一对桃花眼,平日里眼睛形状似桃花花瓣,眼神迷离,媚态毕现;笑的时候却是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,十分勾魂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正看得出神,帐外传来了韦小宝的声音:“宋大哥,听说你在审问刺客,审问得怎么……”第一百三十一章遐想连篇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样了?”韦小宝掀开门帘,走了进来,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一绝色少女站在中央,犹如命中注定的相逢,胸口宛如被一个无形的铁锤重重击了一记,霎时之间唇燥舌干,目瞪口呆,心道:我死了,我死了!哪里来的这样的美女?这美女倘若给了我做老婆,小皇帝跟我换位也不干。韦小宝死皮赖活,上天下地,枪林箭雨,刀山油锅,不管怎样,非娶了这姑娘做老婆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目呆,牢牢的盯住阿珂。阿珂脸上一红,转过了过去,眼神中已经满含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兀自不觉,心想:“她为什么转了头去?她脸上这么微微一红,丽春院中一百个小姑娘站在一起,也没她一根眉毛好看。她每笑一笑,我就给她一万丽银子,那也抵得很。”又想:“方姑娘、小郡主、洪夫人、建宁公主、双儿丫头这许许多多人加起来,都没眼前这位天仙的美貌。我韦小宝不要做皇帝,不做神龙教教主,不做天地会总舵主,什么黄马褂三眼花翎,一品二品的大官,更加不放在心上,我……我非做这小姑娘的老公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珂见他容貌猥琐,一双眼睛更是贼兮兮在自己身上乱转,心中只觉厌恶无比,冷声问道:“宋将军,这个登徒子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也没料到韦小宝会表现得如此不堪,心中鄙夷不已:好歹说你也算个朝廷高官了,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,至于么……不过阿珂的确是很漂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郡主,这位是这次的赐婚使韦大人,他又是骁骑正黄旗都统、钦差大臣、一等子爵、巴图鲁……”宋青书也不介意这个时候卖韦小宝一个人情,把他长长的官衔依次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大哥真是个厚道人!”韦小宝一听果然心中大喜,感激地看了宋青书一眼,连忙看着阿珂问道:“敢问姑娘芳名?可曾婚嫁?有婚嫁也没关系,也可以改嫁的嘛,姑娘考虑一下我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胆!”阿珂听他越说越下流,气得浑身抖,伸出两根手指径直往韦小宝两眼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睁大眼睛,只见阿珂五根手指细长娇嫩,真如用白玉雕成,手背上手指尽处,还有五个小小的圆涡。韦小宝看得心中大动,仿佛入了魔障一般,竟然不知躲避,伸出手去想要摸摸这只美丽可爱已极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有段誉迷恋神仙姐姐,现有韦小宝沦陷与花布美人,宋青书终于明白了男人入了情障过后是何等脑残,这韦小宝平日里调戏女人手段极为高明,若是使出平日里八成的功力,阿珂也不至于一开始就对他好感度-1oo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如果韦小宝真的能运筹帷幄第一百三十一章遐想连篇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样了?”韦小宝掀开门帘,走了进来,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一绝色少女站在中央,犹如命中注定的相逢,胸口宛如被一个无形的铁锤重重击了一记,霎时之间唇燥舌干,目瞪口呆,心道:我死了,我死了!哪里来的这样的美女?这美女倘若给了我做老婆,小皇帝跟我换位也不干。韦小宝死皮赖活,上天下地,枪林箭雨,刀山油锅,不管怎样,非娶了这姑娘做老婆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目呆,牢牢的盯住阿珂。阿珂脸上一红,转过了过去,眼神中已经满含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兀自不觉,心想:“她为什么转了头去?她脸上这么微微一红,丽春院中一百个小姑娘站在一起,也没她一根眉毛好看。她每笑一笑,我就给她一万丽银子,那也抵得很。”又想:“方姑娘、小郡主、洪夫人、建宁公主、双儿丫头这许许多多人加起来,都没眼前这位天仙的美貌。我韦小宝不要做皇帝,不做神龙教教主,不做天地会总舵主,什么黄马褂三眼花翎,一品二品的大官,更加不放在心上,我……我非做这小姑娘的老公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珂见他容貌猥琐,一双眼睛更是贼兮兮在自己身上乱转,心中只觉厌恶无比,冷声问道:“宋将军,这个登徒子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也没料到韦小宝会表现得如此不堪,心中鄙夷不已:好歹说你也算个朝廷高官了,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,至于么……不过阿珂的确是很漂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郡主,这位是这次的赐婚使韦大人,他又是骁骑正黄旗都统、钦差大臣、一等子爵、巴图鲁……”宋青书也不介意这个时候卖韦小宝一个人情,把他长长的官衔依次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大哥真是个厚道人!”韦小宝一听果然心中大喜,感激地看了宋青书一眼,连忙看着阿珂问道:“敢问姑娘芳名?可曾婚嫁?有婚嫁也没关系,也可以改嫁的嘛,姑娘考虑一下我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胆!”阿珂听他越说越下流,气得浑身抖,伸出两根手指径直往韦小宝两眼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睁大眼睛,只见阿珂五根手指细长娇嫩,真如用白玉雕成,手背上手指尽处,还有五个小小的圆涡。韦小宝看得心中大动,仿佛入了魔障一般,竟然不知躲避,伸出手去想要摸摸这只美丽可爱已极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有段誉迷恋神仙姐姐,现有韦小宝沦陷与花布美人,宋青书终于明白了男人入了情障过后是何等脑残,这韦小宝平日里调戏女人手段极为高明,若是使出平日里八成的功力,阿珂也不至于一开始就对他好感度-1oo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如果韦小宝真的能运筹帷幄第一百三十一章遐想连篇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样了?”韦小宝掀开门帘,走了进来,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一绝色少女站在中央,犹如命中注定的相逢,胸口宛如被一个无形的铁锤重重击了一记,霎时之间唇燥舌干,目瞪口呆,心道:我死了,我死了!哪里来的这样的美女?这美女倘若给了我做老婆,小皇帝跟我换位也不干。韦小宝死皮赖活,上天下地,枪林箭雨,刀山油锅,不管怎样,非娶了这姑娘做老婆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目呆,牢牢的盯住阿珂。阿珂脸上一红,转过了过去,眼神中已经满含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兀自不觉,心想:“她为什么转了头去?她脸上这么微微一红,丽春院中一百个小姑娘站在一起,也没她一根眉毛好看。她每笑一笑,我就给她一万丽银子,那也抵得很。”又想:“方姑娘、小郡主、洪夫人、建宁公主、双儿丫头这许许多多人加起来,都没眼前这位天仙的美貌。我韦小宝不要做皇帝,不做神龙教教主,不做天地会总舵主,什么黄马褂三眼花翎,一品二品的大官,更加不放在心上,我……我非做这小姑娘的老公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珂见他容貌猥琐,一双眼睛更是贼兮兮在自己身上乱转,心中只觉厌恶无比,冷声问道:“宋将军,这个登徒子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也没料到韦小宝会表现得如此不堪,心中鄙夷不已:好歹说你也算个朝廷高官了,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,至于么……不过阿珂的确是很漂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郡主,这位是这次的赐婚使韦大人,他又是骁骑正黄旗都统、钦差大臣、一等子爵、巴图鲁……”宋青书也不介意这个时候卖韦小宝一个人情,把他长长的官衔依次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大哥真是个厚道人!”韦小宝一听果然心中大喜,感激地看了宋青书一眼,连忙看着阿珂问道:“敢问姑娘芳名?可曾婚嫁?有婚嫁也没关系,也可以改嫁的嘛,姑娘考虑一下我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胆!”阿珂听他越说越下流,气得浑身抖,伸出两根手指径直往韦小宝两眼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睁大眼睛,只见阿珂五根手指细长娇嫩,真如用白玉雕成,手背上手指尽处,还有五个小小的圆涡。韦小宝看得心中大动,仿佛入了魔障一般,竟然不知躲避,伸出手去想要摸摸这只美丽可爱已极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有段誉迷恋神仙姐姐,现有韦小宝沦陷与花布美人,宋青书终于明白了男人入了情障过后是何等脑残,这韦小宝平日里调戏女人手段极为高明,若是使出平日里八成的功力,阿珂也不至于一开始就对他好感度-1oo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如果韦小宝真的能运筹帷幄第一百三十一章遐想连篇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样了?”韦小宝掀开门帘,走了进来,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一绝色少女站在中央,犹如命中注定的相逢,胸口宛如被一个无形的铁锤重重击了一记,霎时之间唇燥舌干,目瞪口呆,心道:我死了,我死了!哪里来的这样的美女?这美女倘若给了我做老婆,小皇帝跟我换位也不干。韦小宝死皮赖活,上天下地,枪林箭雨,刀山油锅,不管怎样,非娶了这姑娘做老婆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目呆,牢牢的盯住阿珂。阿珂脸上一红,转过了过去,眼神中已经满含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兀自不觉,心想:“她为什么转了头去?她脸上这么微微一红,丽春院中一百个小姑娘站在一起,也没她一根眉毛好看。她每笑一笑,我就给她一万丽银子,那也抵得很。”又想:“方姑娘、小郡主、洪夫人、建宁公主、双儿丫头这许许多多人加起来,都没眼前这位天仙的美貌。我韦小宝不要做皇帝,不做神龙教教主,不做天地会总舵主,什么黄马褂三眼花翎,一品二品的大官,更加不放在心上,我……我非做这小姑娘的老公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珂见他容貌猥琐,一双眼睛更是贼兮兮在自己身上乱转,心中只觉厌恶无比,冷声问道:“宋将军,这个登徒子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也没料到韦小宝会表现得如此不堪,心中鄙夷不已:好歹说你也算个朝廷高官了,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,至于么……不过阿珂的确是很漂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郡主,这位是这次的赐婚使韦大人,他又是骁骑正黄旗都统、钦差大臣、一等子爵、巴图鲁……”宋青书也不介意这个时候卖韦小宝一个人情,把他长长的官衔依次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大哥真是个厚道人!”韦小宝一听果然心中大喜,感激地看了宋青书一眼,连忙看着阿珂问道:“敢问姑娘芳名?可曾婚嫁?有婚嫁也没关系,也可以改嫁的嘛,姑娘考虑一下我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胆!”阿珂听他越说越下流,气得浑身抖,伸出两根手指径直往韦小宝两眼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睁大眼睛,只见阿珂五根手指细长娇嫩,真如用白玉雕成,手背上手指尽处,还有五个小小的圆涡。韦小宝看得心中大动,仿佛入了魔障一般,竟然不知躲避,伸出手去想要摸摸这只美丽可爱已极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有段誉迷恋神仙姐姐,现有韦小宝沦陷与花布美人,宋青书终于明白了男人入了情障过后是何等脑残,这韦小宝平日里调戏女人手段极为高明,若是使出平日里八成的功力,阿珂也不至于一开始就对他好感度-1oo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如果韦小宝真的能运筹帷幄第一百三十一章遐想连篇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样了?”韦小宝掀开门帘,走了进来,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一绝色少女站在中央,犹如命中注定的相逢,胸口宛如被一个无形的铁锤重重击了一记,霎时之间唇燥舌干,目瞪口呆,心道:我死了,我死了!哪里来的这样的美女?这美女倘若给了我做老婆,小皇帝跟我换位也不干。韦小宝死皮赖活,上天下地,枪林箭雨,刀山油锅,不管怎样,非娶了这姑娘做老婆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目呆,牢牢的盯住阿珂。阿珂脸上一红,转过了过去,眼神中已经满含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兀自不觉,心想:“她为什么转了头去?她脸上这么微微一红,丽春院中一百个小姑娘站在一起,也没她一根眉毛好看。她每笑一笑,我就给她一万丽银子,那也抵得很。”又想:“方姑娘、小郡主、洪夫人、建宁公主、双儿丫头这许许多多人加起来,都没眼前这位天仙的美貌。我韦小宝不要做皇帝,不做神龙教教主,不做天地会总舵主,什么黄马褂三眼花翎,一品二品的大官,更加不放在心上,我……我非做这小姑娘的老公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珂见他容貌猥琐,一双眼睛更是贼兮兮在自己身上乱转,心中只觉厌恶无比,冷声问道:“宋将军,这个登徒子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也没料到韦小宝会表现得如此不堪,心中鄙夷不已:好歹说你也算个朝廷高官了,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,至于么……不过阿珂的确是很漂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郡主,这位是这次的赐婚使韦大人,他又是骁骑正黄旗都统、钦差大臣、一等子爵、巴图鲁……”宋青书也不介意这个时候卖韦小宝一个人情,把他长长的官衔依次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大哥真是个厚道人!”韦小宝一听果然心中大喜,感激地看了宋青书一眼,连忙看着阿珂问道:“敢问姑娘芳名?可曾婚嫁?有婚嫁也没关系,也可以改嫁的嘛,姑娘考虑一下我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胆!”阿珂听他越说越下流,气得浑身抖,伸出两根手指径直往韦小宝两眼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睁大眼睛,只见阿珂五根手指细长娇嫩,真如用白玉雕成,手背上手指尽处,还有五个小小的圆涡。韦小宝看得心中大动,仿佛入了魔障一般,竟然不知躲避,伸出手去想要摸摸这只美丽可爱已极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有段誉迷恋神仙姐姐,现有韦小宝沦陷与花布美人,宋青书终于明白了男人入了情障过后是何等脑残,这韦小宝平日里调戏女人手段极为高明,若是使出平日里八成的功力,阿珂也不至于一开始就对他好感度-1oo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如果韦小宝真的能运筹帷幄第一百三十一章遐想连篇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样了?”韦小宝掀开门帘,走了进来,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一绝色少女站在中央,犹如命中注定的相逢,胸口宛如被一个无形的铁锤重重击了一记,霎时之间唇燥舌干,目瞪口呆,心道:我死了,我死了!哪里来的这样的美女?这美女倘若给了我做老婆,小皇帝跟我换位也不干。韦小宝死皮赖活,上天下地,枪林箭雨,刀山油锅,不管怎样,非娶了这姑娘做老婆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目呆,牢牢的盯住阿珂。阿珂脸上一红,转过了过去,眼神中已经满含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兀自不觉,心想:“她为什么转了头去?她脸上这么微微一红,丽春院中一百个小姑娘站在一起,也没她一根眉毛好看。她每笑一笑,我就给她一万丽银子,那也抵得很。”又想:“方姑娘、小郡主、洪夫人、建宁公主、双儿丫头这许许多多人加起来,都没眼前这位天仙的美貌。我韦小宝不要做皇帝,不做神龙教教主,不做天地会总舵主,什么黄马褂三眼花翎,一品二品的大官,更加不放在心上,我……我非做这小姑娘的老公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珂见他容貌猥琐,一双眼睛更是贼兮兮在自己身上乱转,心中只觉厌恶无比,冷声问道:“宋将军,这个登徒子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青书也没料到韦小宝会表现得如此不堪,心中鄙夷不已:好歹说你也算个朝廷高官了,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,至于么……不过阿珂的确是很漂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郡主,这位是这次的赐婚使韦大人,他又是骁骑正黄旗都统、钦差大臣、一等子爵、巴图鲁……”宋青书也不介意这个时候卖韦小宝一个人情,把他长长的官衔依次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大哥真是个厚道人!”韦小宝一听果然心中大喜,感激地看了宋青书一眼,连忙看着阿珂问道:“敢问姑娘芳名?可曾婚嫁?有婚嫁也没关系,也可以改嫁的嘛,姑娘考虑一下我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胆!”阿珂听他越说越下流,气得浑身抖,伸出两根手指径直往韦小宝两眼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韦小宝睁大眼睛,只见阿珂五根手指细长娇嫩,真如用白玉雕成,手背上手指尽处,还有五个小小的圆涡。韦小宝看得心中大动,仿佛入了魔障一般,竟然不知躲避,伸出手去想要摸摸这只美丽可爱已极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有段誉迷恋神仙姐姐,现有韦小宝沦陷与花布美人,宋青书终于明白了男人入了情障过后是何等脑残,这韦小宝平日里调戏女人手段极为高明,若是使出平日里八成的功力,阿珂也不至于一开始就对他好感度-1oo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如果韦小宝真的能运筹帷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