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妖女宋姬传在线阅读 - 第八百零二章原则

第八百零二章原则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紫嫣挺生气的,她这还是第一次,被谁如此般的对待,什么人嘛,说好了带她出去吃饭,可是没想到,她就只吃了几口菜,对方就冷冰冰的甩脸色给她走啦,而她呢?还是礼貌性的问他:“你这就要回去了吗?”想一想,这都是哪个跟哪个呀?这还是一个小妖怪,要来感化她这个大妖怪的行事吗?她心里这般想着都觉得,是不是她真的说的太多了?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宽容的太多了,才造成了这个杜谦如此猖狂,她是没看出来,这个杜谦到底是有多么的喜欢她,在意她,关心她,如果真的在意或者关心,就不会这样对她了,所以他们的感情也可以称之为一点儿都没有,要不然这么一点儿的暴风雨,他们俩人就承受不了,那以后的生活又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 她实在是没有精力跟杜谦进行一些花花肠子般的讨论,而进行那些花花肠子般的讨论又能怎样呢?毕竟她想要安稳想要稳定,不是那个杜谦随意说些什么,她都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这般想着,却总觉得或许他们两人实在是没有什么缘分,与其这样还不如早早的放弃,或许放弃才是最佳选择,她看着现在的杜谦,以前发生的事情,仿佛已经没有了多少的记忆,只是说该有的记忆或者该记的东西,她还是有一些印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杜谦这个时候看着她,很想跟她说话,很想让她知道,他是有多么的在乎她,只不过心里在乎她,跟许多事情比起来,简直是九牛一毛,根本上不了台面,可是杜谦并不是说,他真的不那么在乎紫嫣,如果他真的不那么在乎紫嫣,就不会醒了之后,冒着漫漫黄沙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会在见到紫嫣的那一刻,仿佛心里的那些底线原则坚持全部被瓦解了,这一刻,他只想安静的跟紫嫣待在一起,不管让他付出怎样的代价,他都愿意,只是希望紫嫣真的不要再怪罪于他了,而他以前想的那些事情,仿佛都觉得他可以被原谅,他不会再过多的问关于紫嫣一些私密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会再问紫嫣到底爱不爱他,爱是那样的卑微,那样的渺小,仿佛让人都失去了勇气,再说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,谈爱真的是过早,或许喜欢是有的,可是这么短的时间,有爱真的是太少了,或许根本就没有爱,这时他已经情绪激动地对着紫嫣喊道:“紫嫣姐姐,你这一次还能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这显得他是有多么的不自信啊,如果他真的很自信的话,就不会问这种幼稚的问题,但是这一刻的紫嫣,想到的事情太多,她只是想着无心的交代,无心的吩咐,只是这一瞬间还不清楚到底要不要这么做,如果她可以不杀害杜谦就好了,或许他们两人还可以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是那样,那真的该有多好,但是事实就是事实,她想着虽然无心现在没来,可是应该就算他在千里之外,仍然可以感知这里的一切,要不然他就不是无心了,想一想无心真是残忍,他们已经没有师徒的名分,但是现在呢?她还是要听无心的话,去做一个杀手,想想她原来最早的时候,见无心的时候,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妖怪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什么都不懂,更加不懂得就是杀人,可是无心呢,却将她培养成了一个杀手,她到现在都没有告诉杜谦,她为什么这般的喜欢青楼,其实也只是因为,她生命中第一个杀害的人就是在青楼中杀的,她还记得他第一次杀人时,躲在青楼的一处房间里,听着无心的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那个男子进入青楼中时,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斩杀,说实话,她当时是长得并不过分的强壮,盯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,悄悄躲在青楼花魁的房间中,等到那男子正准备宽衣解带的时候,只见她迅速的一跳跃,右手已经变手为爪,朝着那男子攻去,那男子睁大了眼睛看着她,仿佛不相信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在屋子的屏风后面,率先走出的人就是无心,他看着紫嫣惊恐的眼神,甚至手上布满的鲜血,没有格外生动的表情,只是说道:“第一次做成这样,实在是太过糟糕,不过不要担心,以后都会好的。”而他淡淡的说了这些话之后就准备走了,再说了,目的已经达成,不早早离开,还要做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忽然间天空中一声惊雷响起,紫嫣只吓的跌倒在地上,她甚至还有一些想不明白,到底是怎么了?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,居然是打雷了,虽然当时她已经算是一个半大妖怪,可是听见打雷声,还是感觉脑子里嗡嗡乱响,根本就无法承受,只听见无心淡淡的对她说了一句:“都这么大了,都是一个大妖怪了,难不成现在还怕打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的紫嫣,却格外的颤抖,她也不晓得为什么,而且特别是在无心面前,她也不想让无心说她很怕打雷,甚至看到她不知所措的表情,当时看着无心的时候,她能明显的感觉到,她的眼泪滴答滴答,就像开闸的洪水一般滚滚而流,却没想到无心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慢慢走到她身旁将她拉起,大概是为了犒劳她,给她讲了一些故事,以此来安抚她的情绪,她到现在都已经记不起,那时的无心到底告诉了她些什么?只是记得那日的雷声格外的洪亮,还有从来没有见到那般慈眉善目的无心,只觉得无心给她讲了好多好多故事,那一刻无心再也不是那个安静冷漠甚至过于自负的师傅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她想起,以前她和无心发生的事情,却觉得分外的甜美,那个时候她跟无心可真是着实的要好,大概她也很无奈,现在想想她如此般的痛恨无心,想想真是格外的讽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她居然还要听无心的话,虽然口中是真的不想再听,可是说心里话,她实在是不能不听无心的话,这是她最真实的感受,最真实的,站在这个杜谦面前,想起现在的任务,她心痛的就好像无以加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