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科幻小说 - 爆笑王妃:邪魅王爷涩涩爱在线阅读 - 第298章 她真想呵呵

第298章 她真想呵呵

        靖侯夫人内心虽然有些得意,脸上却丝毫不显露出来:“贵妃娘娘良善,自然不会想歪了,只是欺君罔上这种罪名太大了,我不得不为自己辩解!”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拍了拍靖侯夫人的手,宽慰道:“夫人放心,陛下圣明,自然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虽然看似不偏不倚,可聪明的人都看的出来,宜贵妃这是在替皇上安靖侯夫人的心,这样一来,辛三小姐只怕讨不回公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不蠢,自然也看明白了这里面的弯弯道道,她此刻只想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位亲姐姐真是一点也不放过踩她的机会,刚才她被林珑玉诬陷时,不见她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,现在反而为靖侯夫人说话,亲疏可见一斑!

        元祐帝目光从辛瑟瑟脸上扫过,问宜贵妃道:“以爱妃之见,这事该怎么处理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笑道:“臣妾愚昧,这种清官都难断的事儿,臣妾哪里敢班门弄斧?”

        元祐帝道:“没事,朕相信你可以处理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顿时笑得风情万种:“既然这样陛下这么相信臣妾,臣妾定当竭尽全力,以便不辜负陛下这副信任!”

        常贵妃站在一旁,嫉妒得双眼都发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目光从林珑玉身上扫过,最后落到了辛瑟瑟身上道:“臣妾以为,她们两人争论的重点在于三娘是不是真的没有出声,其实要知道真相也不难,当时跪在三娘旁边的,除了她的丫鬟,便是苏御史家的三小姐,让她出来说说,当时是否有听到三娘出声与否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苏落颜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怔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宜贵妃口中的三娘是说自己,不过此时,她也跟众人一样,将目光投落在了苏落颜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落颜站出来,对着元祐帝跪下道:“臣女参见皇上、贵妃娘娘。臣女当时垂首跪拜,并没有发现身边有任何异常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落颜这话说得很巧妙,这话既可以说是她太专注了,所以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事情,也可以理解为,她身边的一切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不仅为辛瑟瑟正了名,而且也没有正面跟靖侯府冲突,不得不说苏落颜这话说得十分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抬眸看了苏落颜,心中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苏落颜是出于什么心态说这话,是不想惹事,还是真的没有注意到,总之她很感谢她,没有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落颜微不可闻地对她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珑玉气得浑身哆嗦,正想要开口辩驳,却被站在身旁的靖侯夫人严厉的眼神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靖侯夫人用眼神警告她,不得再开口,想要凭这点小事情弄倒那个小贱人,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,因此,这个时候最好是息事宁人!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眼睛在苏落颜精致的脸蛋扫过,眼光闪了一下,笑道:“既然苏三小姐这么说了,那说明这事是误会一场,当时林七小姐距离三娘有两丈多远,一时看错了也是有可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心里只想呵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之前以为靖侯夫人两母女已经很无耻了,现在才知道,没有最无耻,只有更无耻!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不为她说话就算了,现在三言两语将事情归为看错,这样一来,她刚才所受的委屈注定要白受了!

        靖侯夫人双眸一亮,点头道:“娘娘说的是,小七这孩子眼神儿不是很好,一时看偏了,这事我替小七再次跟辛三小姐道歉,还希望辛三小姐不要跟小七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心里一声冷笑道:“我自然不会跟一个有病的人计较!只是林七小姐眼神不好,这却是个很大问题,下次要是再看错什么,又跑出来惊扰圣驾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病就回家拴着,别放出来惊扰了人!

        你才有病呢,你全家都有病!

        靖侯夫人眼底闪过一抹恨意,强硬挤出一抹笑容道:“辛三小姐说的是,回去后,我定寻访名医给小七治眼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点头,煞有介事道:“说起眼疾,我以前在一个古籍上看过一个偏方,对眼疾十分有用,方法是用三钱枸杞子,三钱红枣干,再加半两的马粪,一起煮后趁热服用下去,晚上睡觉前,再用马粪涂抹在眼皮上,不用半个月,定能药到病除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言,脸上的表情再次因为憋笑而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辛三小姐也真是够了,居然让人服用马粪,她肯定是故意的!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辛瑟瑟就是故意的,那个方子是她随便乱说的,为的就是羞辱林珑玉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不是说眼神不好吗?那就用马粪来涂眼睛啊,再吃点马粪,免得以后又用眼神不好这个借口来惹是生非!

        靖侯夫人自然也听明白了,一张脸气得一阵红一阵白,嘴角一抽一抽的,可见忍得有多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珑玉更是气得眼眶通红,眼看着又要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意味深长地看着辛瑟瑟,心里觉得自己以前真是太小看这位妹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她这段时间的变化,都是因为背后有八王爷在撑腰,才会恃宠而骄,现在看来,却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人,完全不是她的印象中的那个胆小懦弱、逆来顺受的妹妹,现在的她,看似漫不经心,实际胆大心细,心思缜密,谁也别想欺负她!

        原以为今天八王爷不在现场,面对着皇上的质问,她肯定会吓得语无伦次,然后她再站到靖侯夫人那边,自然能让她更加彷徨无助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她快要被定罪时,她再站出来为她求情,这样一来,不仅靖侯夫人要感激她,这小贱人从此以后也会将她当做恩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小贱人并没有按照她的思路去走,一来就打翻了她的如意算盘,真是讨厌得紧!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心里虽然十分暗恨,脸上却笑容依旧:“既然是一场误会,现在大家说开了就好了,不过林七小姐虽然是看错了,但你还是应该当众跟三娘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珑玉暗暗捏紧了拳头,僵硬笑道:“是,珑玉谨遵娘娘教诲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朝辛瑟瑟看过去,眼底的愤恨几乎掩藏不住:“辛三小姐,今日这事是我不对,还请你见谅!”

        干巴巴的一句道歉,一点诚意都没有!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很想喷回去:要是道歉有用的话,还要监狱来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不能这么做,皇上摆明着就是要为这两母女开罪,她若是再纠缠下去,最后倒霉的势必是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安枫墨在这里,她倒可以任性一下,可现在安枫墨不在,不会有人为她说话,所以她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皮笑肉不笑道:“我倒是没有什么,只是林七小姐的眼疾还是要尽快医好哦。之前八王爷送了我一匹万里挑一的神驹,等我回去后,我让我的丫鬟送些马粪给你入药,神驹拉的粪便,药效肯定比普通马的要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口,然后为了掩饰,赶紧装作咳嗽,于是周围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各种咳嗽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辛三小姐真是太损了!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还说八王爷嘴巴很毒,现在看来,这两人明明就是一对的,都一样的毒舌!

        林珑玉气得脸一阵黑一阵紫,口腔里咬出了血,才将满腔的怒火压了下去:“多谢辛三小姐的好意,只是这马粪就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笑道:“林七小姐不用跟我客气的,这事就这么说定了,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,难不成林七小姐心里还怨恨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就多谢辛三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珑玉气得差点吐血,浑身哆嗦着,她恨不得跳起来,一爪挠花她的脸!

        贱人,居然敢如此羞辱她,这个仇,她若是不报回去,她就不叫林珑玉!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笑得一脸飞扬:“不用客气,马粪这东西放着也是放着,现在对林七小姐有用,也算是物尽其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突然插话道:“听靖侯夫人的意思,两位小姐之前好像就有误会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珑玉生怕辛瑟瑟会再次告自己的状,抢先道:“那事其实也是我不对,我在这里再次跟辛三小姐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挑眉,这女人在搞什么鬼?

        不为自己辩解,不强词夺理,居然还跟她道歉,这可不像林珑玉的性格!

        辛瑟瑟不置可否,一双美眸睨着林珑玉,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宜贵妃好像感兴趣的样子:“你们说得我越发好奇了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珑玉眼底闪过一抹不可见的狠绝,抬眸看着宜贵妃道:“我早上一出门,便听到到处有人在议论,说辛三小姐将八王爷气跑了,八王爷昨晚回营帐后,砸了一屋的东西,然后跑出去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,我听了之后,心里很为八王爷打抱不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八王爷对辛三小姐那么好,连封地都自愿请旨转赠给辛三小姐,可辛三小姐却辜负了八王爷的这份深情,当时是半夜三更,辛三小姐就是有再大的不满,也不应该那样刺激八王爷,八王爷这样跑出去,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?”...“”,。